变与不变 新年体育畅想(体育记忆·2020)

  在日本东京拍摄的奥运五环标志和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   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摄   中国男足国家队主帅李铁观看球员训练。   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摄   斯维亚特克与法网奖杯合影。   新华社发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玉泉区通顺街小学学生在玩沙包抛接游戏。   丁根厚摄(人民视觉)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改变了世界体育的面貌,也让体育人在艰难之中怀揣希望,寻找火光所在。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在变与不变中,那些愿望会实现吗?不妨让我们展开畅想。      东京奥运会能如期举行吗?   这几乎是一道“送分题”。   从今年10月开始,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多次表示,不管明年全世界面临何种状况,都准备“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在11月访问东京时,巴赫再度给东京奥组委和全球运动员吃下定心丸:奥运会将如期举行;坚信比赛不会空场;鼓励运动员注射新冠肺炎疫苗,但并不强制。   接下来唯一的问题是:东京奥运会将以怎样的面貌呈现?本月初,东京奥组委公布了防疫措施草案;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预算再度增加了22%。为了那束“黑暗隧道尽头的奥运之光”,无论是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各单项体育联合会,还是备战奥运会的各国运动员,都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奥林匹克大家庭能够如约齐聚东京吗?有多少观众可以入场观赛?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性,没有任何人敢打包票。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从明年3月开始,东京奥运会各项测试赛及相关的资格赛将紧锣密鼓地展开。这或许可以让蛰伏许久的各国运动员重整旗鼓,向“五年一度”的奥运发起冲刺。…

《人民冰雪·冰雪故事汇》:冰雪故事是怎样炼成的

    编者按:为响应国家“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从2020年1月开始,人民体育播出旨在多方面展示中国人冰雪梦的系列微纪录片《人民冰雪·冰雪故事汇》。该系列微纪录片由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为指导单位,人民体育与天睿光阴(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人民冰雪·冰雪故事汇》涵盖冰雪运动领域多个方面,共分为十大主题,包括冰雪运动爱好者、冰雪运动教练、冰雪运动进校园、冰雪运动进社区、冰雪运动背后故事、冰雪运动推广人、冰雪运动媒体人、不退役的冰雪人、冰雪运动中国制造、不分国界的冰雪人。旨在传播奥林匹克精神,推广冰雪运动文化,挖掘冬奥和冰雪运动中典型人物和事迹,讲述普通人的冰雪小故事,讲好中国冰雪大故事。2020年播出的为第一季,共100集,每集三分钟左右,讲述有温度的冰雪故事。 冰雪运动背后的故事之《冰雪故事是怎样炼成的》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12/30/0fcd2d63-9689-4f12-b846-4d4aff782bab.xml”,width:640,height:525}); 拍摄冰雪故事,有苦也有乐。今天的节目就带大家看看《人民冰雪·冰雪故事汇》有趣的幕后故事。 出品人:朱凯 李红光 制片人/总导演:李剑然 主 编:胡雪蓉 张冀春 编 导:李剑然 张冀春 技 术:顾望 《冰雪故事是怎样炼成的》编导手记 【往期阅读】…

2020幼儿体育大会在安徽合肥举行

人民网北京12月30日电 12月28日,由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组委会主办的“聚势赋能·融合发展”2020幼儿体育大会在安徽合肥举行。 2020年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已于11月落下帷幕,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副主任尹国臣在本次全国幼儿体育大会上表示,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旨在唤起全社会对幼儿体育的重视,让更多的孩子和家庭关注和接收到科学的运动理念和知识,让运动成为伴随孩子一生成长的好习惯。通过今年四个单元的线上赛和一场线下总决赛,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为全社会、园所、家庭加深对幼儿体育意义的理解发挥了积极作用。 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幼儿体育分会会长、国家体育总局全国幼儿亲子体育高级别专家、教育部全国幼儿足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凯珍教授在本次幼儿体育大会上做了《我国幼儿体育发展的现状与走向》的主题分享。 2020幼儿体育大会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 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在本次大会上为2020年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的合作伙伴颁奖,为2020-2021年度的合作伙伴授牌,并进行了试点幼儿园政策的宣讲和授牌。

兴奋剂违法行为“入刑”的意义

  新华社发   《刑法修正案(十一)》增设与兴奋剂有关罪名,为中国反兴奋剂工作添上里程碑意义的一笔。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负责人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兴奋剂“入刑”意味着“拿干净金牌”的反兴奋剂长效治理体系逐渐成形并发挥威力,同时也要正视短板、排除风险,以确保中国运动员干干净净参加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   随着兴奋剂“入刑”,国内治理兴奋剂的法律法规愈加丰富完善,加上此前出台的《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国务院《反兴奋剂条例》、体育总局《反兴奋剂管理办法》以及《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管理通则》,国内目前正逐步构建起刑事、行政、行业手段衔接配套的兴奋剂处罚机制。   这位负责人表示,法治体系建设以兴奋剂入刑为抓手,并且得到了立法、司法机关和政府法制部门的大力支持,是目前体育总局推进反兴奋剂斗争着力最多、投入最大的工作之一。而法治体系还只是“拿干净金牌”的反兴奋剂长效治理体系的子体系之一,国家队兴奋剂风险防控体系和省级反兴奋剂组织体系同样是长效治理体系建设的重中之重。   通过近年努力,反兴奋剂长效治理体系初见成效。根据反兴奋剂中心数据,现有16个国家运动项目管理单位和27个省区市成立了专门的反兴奋剂部门或机构;2019年反兴奋剂教育活动覆盖40多万人;2019年国内兴奋剂检查数量达到20314例,兴奋剂阳性和违规数量逐年下降,阳性数量从2017年的140例下降到2019年的47例,总体违规率从2017年的0.53%下降到2019年的0.33%;今年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完成12297例检查,在全球反兴奋剂组织中居于领先地位;反兴奋剂科研工作,比如干血点检测技术研究也在顺利实施。   负责人同时指出,尽管当前兴奋剂问题数量和阳性率呈总体下降趋势,但问题依然很多,包括故意使用兴奋剂屡禁不止、国家队兴奋剂风险隐患依然突出、运动员面临的食品、药品、营养品风险依然较高等。   据中心统计,2019年查出蛋白同化制剂阳性18例,促红细胞生成素(EPO)阳性6例,呋塞米阳性1例,占阳性总数一半还多。而今年到现在查出的19例阳性中,这些物质又查出了14例。   “这些都是故意使用的典型物质。”该负责人说。   从2019年至今,国家队运动员也有阳性发生,其中既有故意使用,也存在网购减肥食品、外出就餐等风险意识淡薄引起的兴奋剂问题。   “尽管反兴奋剂工作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反兴奋剂斗争态势依然十分胶着,形势依然复杂严峻,目前诸多兴奋剂问题反映出认识层面、体制机制和执行层面问题,但归结起来还是反兴奋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存在短板。现在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日益临近,应把国家队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当作首要任务,抓好‘零出现’的关键环节,尽快实现国家队反兴奋剂工作的体系化、制度化和专业化。要排查一切风险隐患,确保运动员干干净净参赛,实现中国代表团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参赛兴奋剂问题‘零出现’的目标。”该负责人表示。   (据新华社电 记者马向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