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世纪末,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在英伦三岛铺开。在莱斯特,织布工内德·卢德认为织布机抢了自己的工作,愤怒地砸毁了象征着先进生产工具的织布机,卢德主义者因此成名。

200 多年之后的现在,人们早已经了解了科技的能力,学会「顺势而为」。因为他们清楚,科技带来的生产力变迁,虽然淘汰了一些工作,但还是会带来更多的新工作。

2020 年初的新冠疫情,为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数字化按下了加速键。在这样一个线上线下加速融合的转折点,诞生了一些新的机会,而这些机会,也催生了 2020 年的新职业。

1 社区团购团长

如果说「社区团长」是 2020 年的「年度新兴职业」,估计不会有反驳。

在 2020 年,由于疫情的催化,团长这一角色有了爆发式增长。根据公开数据,社区团购创业公司十荟团旗下已经招募 20 万「团长」,兴盛优选依托于「芙蓉兴盛」便利店也转化了 30 万团长,再加上攻势更猛的多多买菜、美团优选、橙心优选等互联网巨头所拓展的版图,团长这个职业群体,已经突破百万。

另外,据报道美团打算将 400 万骑手转化成「团长」,再加上目前近 700 万家盘踞在社区周边的「夫妻小店」存量,粗略估算这一职业的从业人数正向着 1000 万驶去。

「团长」这份工作难度不大,最初它吸引人的点在于时间自由、零成本投入。「团长」只需要建立小区的微信群,然后不时向群里分享商品链接(小程序)即可,第二天购买的人上门提货。只要产生了购买,团长就可以从中抽取分成。于是,大批的宝妈、退休职工、保险经纪人等各行业人士开始尝试做「团长」。这个群体也是社区团购创业公司的主要发展对象。

然而,巨头入场后,烟酒店、五金店、餐馆等各种实体店店主也纷纷加入「团长」阵营。这些新晋团长通常不运营微信群,只是充当「提货点」的角色,顺便拿抽成,当作「额外」的收入。

至此,「团长」便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从线上发展起来的专职团长,一类是上文提到的「新晋团长」。

依托于十荟团、兴盛优选、食享会、橙心优选等创业公司的「专职团长」角色正在被强化。据悉,这些平台已经开始尝试与团长合伙开设社区门店。某负责为传统连锁便利店开发「门店招聘管理体系」的业内人士,告诉极客公园(id:geekpark),他们的客户里最近多了某头部社区团购平台。

可见,专职团长的工作内容正越来越规范:负责拉新用户、维护客户关系、做线上的「导购」、充当线下自提点,做一些售后服务。

而以美团、拼多多为代表的平台,更多是用电商的逻辑,偏向于弱化团长仅为「自提点」。因此,他们的团长以各类「线下门店」为主。

虽然最近有「社区团购九不得」出炉,但社区团购确实在商品流通环节上有极大的效率提升,戏剧性的转折并不会让它的故事停止。有业内人士认为,当下的社区团购并不是它的终极形式,社区团购背后是「同城零售」的巨大市场。随着它的不断迭代,团长的角色也必将跟着继续进化。

2 网课教师

什么职业能年薪百万?以往这个答案可能是金融或者程序员,但是今年出现了一个大家最想不到的选项——教师。

今年,线上教育成为最热的融资赛道。而手握大笔资金的在线教育公司争夺的不只有学生,还有老师。

今年,猿辅导发布的招聘启事提到校招教师年保底 25 万元-50 万元,社招教师年保底 20 万元-80 万元。清北网校给出网课主讲老师「年薪两百万,上不封顶」的待遇。网易有道更是抛出「优秀者解决北京户口」优厚条件。

从 2016 年初到 2020 年初,在线教育用户从 1.1 亿增长到 4.2 亿,对于供给端师资的需求让网课主讲老师一下子成了「香饽饽」。

今天的在线教育老师与传统意义上的老师又不太一样。2016 年好未来内部摸索出双师大班的模式,将老师「分解」成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前者负责「教」,后者负责「育」,这就好比公立学校的课堂里,老师讲的是标准化的内容,但是学生成绩有好有差,而在线上教育里,辅导老师就是承担针对性辅导,帮助良好习惯养成的工作。

今年人社部更是将在线学习服务师(辅导老师)列为新职业。由北京师范大学统计学院发布的数据,K12 头部十余家在线教育机构辅导老师人数接近 10 万,95 后是主力军。互联网、AI 技术给教育带来了新的生产力,生产力会改变生产关系。

互联网为师范或相关专业毕业生提供了更广的舞台,相应地,准入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今年开始,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主讲老师职位,只对清北及海外名校的毕业生开放。为了招募更加庞大的辅导老师队伍,在线教育公司早已在武汉、西安等高校聚集的新一线、二线城市建立储备基地。

不过辅导老师作为一个新兴职业,对于它的人才培养方向,晋升机制,行业也还在摸索当中。也存在很多机构将老师作为卖课、续报的「工具人」,逐渐偏离教育本质的问题。有争议声音认为,辅导老师的存在是一个悖论,比如辅导老师足够优秀,他会更愿意做主讲老师,平台留不住人。要在辅导服务和人力成本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辅导老师的人效很难衡量。

但是不可否认,除了进入公立、私立学校,今天年轻人成为教师的途径更多了,以前觉得有些无聊的老行业,因为新的人才加入,正在变得「有趣」起来。

老罗全程陪伴,除了复品,还承担了全场的「搞笑担当」| 直播截图

3 带货播主

作为今年最热的风口,直播带货曾经被人质疑是「电视购物」的互联网翻版。一个证据就能驳斥这个观点——电视购物的主播,绝对没有直播带货播主这么大的能量。

今年双十一从预售到促销节当天,李佳琦和薇娅带货销售额接近 90 亿。头部主播之外,90 后带货主播年入百万这类的故事也屡见不鲜。直播带货似乎正在创造一个个新的财富故事。

直播带货行业的热度持续走高,电商直播爆发出惊人的增速和商业潜力,促使诸多品牌转战线上,明星、达人、甚至是素人摇身一变成为带货主播。

就连平时鲜少露面的公司大佬也纷纷走到台前,雷军、董明珠、梁建章等老板也纷纷进入直播间向大众推荐产品。从老板到县长,从明星网红到草根素人,一时掀起全民带货浪潮。

在一份面向 2020 年应届毕业生的调查中,有 54% 的学生将带货主播选为他们向往的新兴职业。今年 7 月,在人社部正式公布的一批新职业中就有「互联网营销师」,并且在这个职业的类目下增设了「直播销售员」。

「直播销售员」正是带货主播。只是在赚钱多赚钱快的光环之下,这份职业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光鲜。一份调查显示,赚钱的主播们几乎都是在强压力长时间的工作环境中。

在淘宝、抖音、快手三大平台上,淘宝主播平均直播时间最长,达到 7.29 小时,仅在镜头前的时间就相当于一天工作 8 小时。快手主播平均每月直播频次最高,达到了 33.8 次,超过了 31 天,也就是全年无休的状态。

直播结束并不意味着工作结束,主播们还要对当天直播进行复盘,并参与下一轮的选品。不同于秀场主播的才艺展示,一名职业带货主播最主要的职责就是选品,同时还要为商品品质、售后、供应链体系以及销售数据作保障。

一个更关键的趋势是,带货主播正在由导购型主播向垂直专业类主播细分。一位专业人士分析,李佳琦、薇娅或许成为了导购主播的天花板,后入局者的营业额已经很难与头部主播比肩,「在各个细分领域成为具有影响力的 KOL,同时进行直播带货,可能更有发展潜力」。

罗翔老师是今年B站最火的UP主之一|B站截图

4 视频 UP 主

当疫情把人们困在家里的时候,视频被用来消遣时光。于是有了需求。

相机,手机,大疆和 GoPro,摄像头无处不在。无意的日常和蓄意的表达被记录下来。剪辑工具也越来越易用,在手机上戳戳点点,就可以剪出一段效果不错的视频。于是有了创作者。

三两个人就可以拍一个系列短剧,在抖音上,千百万人每天催着创作者更新「连续剧」。一个人也可以独立创作,对着镜头说一段话,或者写好文案录音配画面,在 B 站上,千百万年轻用户追逐着渊博的知识和有趣的灵魂。

2020 年 Q3,B 站活跃创作者达到了 170 万人。西瓜视频活跃创作者在 2020 年 8 月超过了 320 万人。西瓜视频透露,今年每天有超过 8000 人加入视频创作人行列,他们拿出 20 亿元鼓励创作者。B 站也在加速商业化,通过多种广告形式激励创作者。

未来会有更多。

所有人都相信,视频领域会诞生下一个公众号,一个令所有自信有才华的创作者们趋之若鹜的平台。于是夹杂着「古典自媒体」的自嘲,很多文字创作者也开始学习视频语言

平台在慢慢变多,有些人适合 B 站、西瓜,有些人适合抖音、快手,还有人喜欢在视频号里表达。视频平台在「优爱腾」长达十年的版权战争之后,迎来了全民化的视频时代。

紧张的商业故事还在继续,平台们在未来十年你追我赶争夺着的,正是那些仍在暗处闪闪发光的视频创作者们。

举起相机,打开剪辑软件,去做视频吧。

苹果即将上线在线健身服务|苹果官网

5 在线健身教练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你可能突然发现,以前总在微信上催你来上课的健身房教练,兼职去送外卖了。

这虽然只是个别案例,但对线下场景强依赖的健身房,很多的确没扛过去,死掉了一批。但包括主打家庭健身的 Keep,超级猩猩、Justin&Julie、Shape 等团课健身房,都不约而同选择了「直播」,通过「直播课」的形式继续与用户互动,提升品牌认知度的同时也交付了价值。

而那些早已经熟悉了线下场景的健身教练,必须站在屏幕跟前,强迫自己修炼线上技能,提升自己的互动教学水平。

好比温水煮青蛙,健身教练传统的职业路径发展有限,说白了有点像吃「青春饭」,被时代淘汰的几率很大。短视频、消费者对媒体的接收方式,意味着直播会成为未来主流的价值传播方式之一,家庭会是未来运动的重要场景之一。

今年有很多平时吐槽健身难坚持的女生变身「帕梅拉女孩」,跟着一位德国健身博主帕梅拉开始居家健身。而国内近年来也陆续出现了像周六野 Zoey、Jessie 这样的优秀博主,用独特的人设和 IP 化的内容输出走红网络。

他们更像是兼职健身教练,只不过一入行就是在线上,或许这些网红博主的成功会为健身教练的转型提供更多维的参考价值。

家庭健身的价值,因为疫情的原因被持续放大,优质的教练和内容,或许能吸引更多人在家里用碎片化的时间动起来。去年上市的美国健身独角兽公司 Peloton 市值已经逼近 500 亿美元,连苹果也盯上了这个具有广袤前景的市场,推出了 Fitness+健身订阅服务。

未来,线上竞争未来一定是不可避免的,最终胜出的也一定是能用优质内容和服务聚拢用户的产品。

而教练作为内容的核心传递者,如何在直播时代找到新的职场向上的路径,这需要整个市场、平台以及健身教练整个群体进行更积极的尝试和探索。

责任编辑:靖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等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By 123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